为什么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揭秘社会财富分配真相

浏览:1459   发布时间: 08月22日

著名歌手李健曾在访谈中说过,他98年清华毕业在广电做工程师,月薪4000,如今许多大学毕业生的工资只有3000,而北京的房价却早已高不可攀,我国由最初期的工业时代转为工业时代后期,微薄的工资跟不上物价上涨的脚步,人们发现钱越来越难挣了,在阶级流动变缓的今天,我们该如何突出重围实现财富自由呢?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很务实,开口挣钱闭口挣钱,但喊着挣不到钱的也是他们,你问他们什么是钱?很多人就蒙了,是美元?英镑?人民币?还是黄金?石油?比特币?都不是!

我们说的钱,无论是花花绿绿的钞票,还是黄澄澄的金子,本质上都是货币。

高中教科书上对货币的定义是具有支付功能的一般等价物,但也没有解释清楚为什么毫无价值的钞票能充当一般等价物。

想一想如果你不小心流落荒岛,你最想要的是一堆钞票呢?还是一堆食物和饮用水呢?我想答案不言而喻。

所以只从职能出发去定义货币并不严谨。

这时候让我们回到原始社会,那时候还没有诞生货币,你是村头的张三会捕鱼,村尾的李四会采果子,村中间的王五会编草裙,如果你想吃果子,李四想吃鱼,这个时候你就可以拿自己捕的鱼去换李四的果子,但如果李四不想吃鱼想要草裙,你就无法直接用鱼换来果子了,你需要先找王五换草裙,这时只是最简单的物物交换。

如果加上时间,比如因为季节原因,你只能在冬季的时候捕到鱼,而李四只能在秋季的时候采到果子,王五只能在夏季编制草裙,鱼和果子都没有办法长时间储存,草裙要等到夏季,这个时候你如果想吃果子,就可能要和王五商量,先换他一些草裙,然后用草裙换果子,冬天捕鱼后再还一定数量的鱼王五,这个时候你们之间就形成了良性的负债关系。若今年冬天发生了严寒天气,导致你无法捕到一定数量的鱼,或者李四采不到果子了,你们之间的良性负债关系就会发生改变,你们会慢慢发现自己辛辛苦苦生产出来的东西,交给别人以后,要等很长时间才能得到相应的回报,而有些人春季获得别人的粮食就会变得逐渐慵懒。

到了秋季只种出了足够自己吃的粮食,没有足够的东西去还别人,这样持续时间久了,大家生产积极性就会变得越来越低,为了改变现状你们就需要一个能够在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空间范围内长期保持稳定的物物交换的媒介,此时,货币的需求就产生了,大家一致认为应该找一个可以衡量所有产品的物品,大家都用这种物品在任何时间,去交换自己想要的东西,得到这个物品都可以在任何时间去交换任何东西,黄金数量稀缺,可以切割,自身价值也非常可观,于是它便充当了货币亦或者代替了欠条,可以在很多人之间实现生产交换,从而促进了生产的进一步发展由此可见货币最大的可能是起源于债务,看似高大上的金钱,其本质就是欠条,所以货币天生就是具有债务属性的。

我们一开始对货币的期望是具有足够的价值,凝结了人类无差别劳动,便于等价交换,但漫长的时间发展最后,到了资本主义时期,我们发现好像手里的钞票无法等价交换到一定数量的东西了,亦或者说我们的辛苦劳动无法换来等价的物品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引入资本的概念了,什么是资本?

首先要明确一点,有钱并不代表你就有资本,比如你中了500万,然后你很快把它花光了,这不叫资本,叫消费。根据马克思的资本论说,货币要变成资本,必须经历3个阶段。

第一阶段,货币要转化为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也就是说要先把钱拿出来,买材料、设备、请工人。然后第二个阶段,就是要把生产资料和劳动力投入生产过程,生产出商品,第三阶段,要把商品拿出去卖,卖出后得到的钱,再投入到第一阶段,这三个阶段是一个循环,只有经过这3个阶段,货币才可以变成资本。但要知道资本家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破产跳楼的新闻了,你想完成前面3个阶段就必须要满足下面的两个条件。

第一,资本家要有能力把商品卖出去,如果没人买你的商品,你也只能是眼看着赔本。

第二,资本家必须通过法律和规定,声明自己是剩余价值的占有者,只有这两个条件满足,资本才能周而复始的运作下去。这个周而复始的运作过程,我们就称之为资本的再生产。

不是说再生产就结束了,资本的再生产也分为两种形式,一种叫简单再生产,一种叫扩大再生产。

什么是简单再生产?

我们开始举例说明,张三不捕鱼了,开始皮鞋厂了,他开了一家皮鞋厂,皮鞋厂每年的材料损耗、水电费等等开支是100万,发给工人的工资是200万,每年生产出来的皮鞋,全部批发出去,收入就是500万,张三每年的利润就是500-100-200=200万,如果张三把赚来的200万全部花掉,没有再投入生产,就叫简单再生产。

但现实中,我们会发现像张三这样赚到200万全部花掉,简单再生产的人很少,毕竟资本是逐利的,大部分资本家都是会把一部分利润留下来,进一步扩大投资规模,以求赚更多的钱,这个就是扩大再生产,扩大再生产和简单再生产没有本质的区别。

初看张三开厂这个过程,第一年,张三拿出了本钱300万建了厂,张三挣钱天经地义,从第二年开始,各项开支100万和工资200万,表面上看是张三拿出来的,实际上这300万的成本是工人通过劳动生产出来的,是工人第一年的劳动成果变成了第二年的资本,第二年张三并没有付出什么,就获得了200万的利润,然后,第二年的劳动成果又会变成第三年的资本,一直周而复始的循环下去,把时间拉长就可以看到,越到后面,张三第一次拿出的钱就是越微不足道,张三什么都不用干,就可以通过这个规则,无偿的占有工人的剩余价值。

很多时候资本的竞争是残酷的,别忘了除了张三会开皮鞋厂,李四也是会开皮鞋厂的,如果张三不把资本用于继续投资扩大生产,很可能市场就会被其他的资本家占领,自己就会被淘汰掉,所以长期的竞争之下,资本主义便形成了,大家无形中都被资本利益链控制,资本家必须像吸血鬼一样,不断地扩大规模,不断的雇佣更多的工人,以便榨取更多的剩余价值。对于资本家而言,他也是一个被资本链条绑架的吸血机器,很难有选择权,你不理解的话可以想想挣了几百个亿却很不开心悔开公司的某个富豪。

那作为工人的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呢?资本的无限扩张究竟会对工人阶级造成什么伤害呢?如何走出资本陷阱获得财富自由呢?

许多资本家都觉得是他们带动了社会的进步,经济的繁荣,但事实又是怎样的呢?资本家会说他们都支付给工人报酬了,工人获得的工资可以满足个人的消费。

从表面上看,工人的工资是由自己支配的,而实际上,工人的工资标准是由维持生存的物价所决定的所以许多行业的底薪仅仅只能维持工人日常生活的基本消费,有的甚至连基本消费都维持不住,所谓的工资就如同牲畜吃饲料、机械加燃油一样,只是为了维持劳动力的运转。

资本主义的简单再生产,让工人不仅仅为资本家创造剩余价值,还维持了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生产关系,使得剥削过程不断循环运转,而且资本在扩大生产的过程中,为了保持盈利状态,资本家会不断降低成本,比如用工成本,如果机器可以替代人工为什么不用呢?

以前张三要花100万购买设备和原料,花200万支付工资,成本和工资的比例是1:2,现在张三的工厂进行了升级,规模扩大了10倍,张三需要花1000万来购买原料设备,由于机器更先进了,工人的规模却只需要扩大5倍,张三只要花500万支付工资就够了,成本和工资比例就变成了1:1,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个比例会不断的变小,到了互联网时代,几个人都可以完成成千上万人的工作,也就是说机器会逐渐的替代工人,被替代的工人就失业了。

马克思把这些失业的人统称为相对过剩的人,相对过剩人口的存在,不仅不会伤害资本家,反倒对资本家来说更好,第一 失业工人会形成后备军,对就业工人产生压力,强迫他们忍受资本家的任意摆布,第二,就业工人拼命工作,又会使得失业工人更加无事可做,反复刺激,让资本家获得更大的利益。

这个角度看来,资本主义本质上是一种无限激进的发展主义,当激进发展主义成为人的一种价值取向的时候,就会产生资本过剩,过剩资本的危机会向弱势群体转嫁,现在知道当年英国为什么会打着贸易自由的借口开展鸦片战争了吧。

而当弱势群体不能承受这种转嫁成本的条件下,就会向资源环境转嫁,因此当代资源环境的危机本质上就是资本主义资本过剩的危机,当人类对大自然展开无限索取,导致资源环境危机时,大自然最后是会反之于人的,比如现在这种大规模的疫病爆发,那我们这些无产阶级打工者们究竟该如何应对呢?

我们国家在1998年到2018年发生了3次输入型生产过剩危机,为了应对西方滥发货币,导致全球输入性通胀,我们国家提出了乡村建设生态化转型,以乡村建设为主体,让乡村成为城市资本输入过剩产能、带动就业、度过经济危机的战略腹地。

所以这两年来你能看到我们国家大力发展乡村基建,如山村道路户户通、生态厕所改造,网络基站的铺设,路修通的同时,号召青年返乡,鼓动当地自媒体经济,许多乡村干部自发带头直播售卖当地蔬菜水果,带领大量农村家庭自主创业,许多农村家庭足不出户,就能把农产品通过网络物流卖到全国各地,有效的应对了美国政府贸易战封锁带来的困境。

作为我们个人想在当今社会经济得到发展,也许不再需要把目光只聚焦在市场基本饱和的北上广,若对农业新科技方面有兴趣,跟随祖国一起进行新农村科技改造创业项目,未尝不是一条新的致富之路。

依旧选择在大城市里打工的你,避免被消费主义宣传广告洗脑,保持储蓄习惯,学习理财投资的知识,关注国家的政策,理性打理自己财富,也是能让自己经济稳步上升的一种办法,只有当钱能生钱的时候,你才能说自己实现了财务自由。最后,永远别忘了,天道酬勤,脑袋里一万个发财想法,你一个都不做,也是白搭的,要知道张三之所以能开皮鞋厂,也是他最初捕鱼积累的初始资本不是吗?

主营产品:织带类,卡包、卡套,手机饰品、挂件,易拉得/易拉扣